献之小的时候练字,王羲之偷偷得在他后面突然抓他的笔(奇怪,要是我早就吃惊的打翻墨汁,不怕的来啊)可是竟然没有从王献之手里拽过来,可见王献之用笔多么有力

王献之书《东山松帖》,晋代,纸本,行草书,纵22.8cm,横22.3cm传为米芾摹本

此帖无款署和题跋鉴藏印钤南宋“绍兴”连珠印、“内府书印”,明文徵明、刘承禧、吴廷及清曹溶等印另有两方古印(文不辨)原有清乾隆内府诸印和乾隆题语,已被刮去《东山松帖》是王献之写的一通信札,为断札,有四字磨灭“埭”(音带)即堵水的堤“东山松更送八百”应是一句,其意是需再植松八百棵作护堤、美化之用此帖下笔婆娑,百态横生,萧散秀逸宋内府《宣和书谱》、《中兴馆阁录》,明董其昌《容台集》,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安岐《墨缘汇观》着录刻入明吴廷《馀清斋法帖》、董其昌《戏鸿堂法帖》,清《三希堂法帖》

释文:新埭无乏,东山松更送八百叙奴□已到,汝等慰安之,使不失所□□□给,勿更须报

王徽之书《新月帖》

《新月帖》,见于辽宁省博物馆藏的《唐摹万岁通天帖》,传为王徽之书,唐摹本此帖以行楷为主,挥洒自如,笔法多变,妍美流畅宋《宣和书谱》评其书法“作字亦自韵胜”

释文:臣九代三从伯祖晋黄门郎徽之书二日,告□氏女,新月哀摧不自胜,奈何奈何念痛慕,不可任得疏知汝故异恶悬心,雨湿热复何似,食不?吾牵劳并顿,勿复,数日还,汝比自护力不具徽之等书姚怀珍,满骞

延伸阅读

王徽之因何愿替王献之去死?

王羲之的儿子中比较出众的只有王徽之与王献之王献之和哥哥王徽之比起来,无论才气,风度都要远胜一酬,是当时的士人之冠有个故事兄弟俩在屋里读书,突然起火,王徽之急忙冲出去连鞋都没穿,王献之却依然气定神闲,呼唤从人慢慢走出来最妙的是,一次夜里一群小偷到王献之家里偷东西,东西都拿好,看到桌子上有个器物,顺手也抄走,一直躺在床上的王献之说话了:“这个是我家的旧物,把它留下来”小偷本来开开心心的来偷东西,没想到以为熟睡的人突然开口说话,吓的东西也不要了,各个逃跑,约摸回家还要吃点压惊的药,然后苦苦的思考为什么他早不说话? 王献之的书法承袭父亲一样的享有盛名,他在墙上写的方丈大字连父亲王羲之也自叹不如只是唐太宗大肆夸赞王羲之的书法,却贬低王献之的书法,导致唐朝后很长一段时间王献之的书法不被世人所重但是在晋朝王献之的书法也是当时一冠 以下文字摘自《魏晋名士的风流》一文—— 子猷(王徽之)、子敬(王献之)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左右:“何以都不闻消息?此已丧矣!”语时了不悲便索舆奔丧,都不哭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坐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因恸绝①良久,月余亦卒——《世说新语?伤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