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同样认为,父母要考虑到孩子姓名本身的社会功能,既要有区分意义和符号意义,又要具有人身属性,如果父母给孩子取名过于怪异,即便不违法,也会给孩子今後的生活带来不便,因此应当慎重

法律专家表示,目前我国大陆地区对公民取名尚无法律规范,取名虽是私权但也可能触及社会公序良俗,亟须立法规范

记者 董柳

前一段,“王者荣耀”和“黄蒲军校”这两个姓名上了热搜榜近年来,一些父母给孩子起名求新求异,由此诞生出某些稀奇古怪的名字

一方面是名字古怪,另一方面是重名太多在广东佛山,喊一声“子涵”,至少63人有资格回应法律专家表示,目前,我国大陆地区已对公民“姓”的选取作出了立法解释,但在“名”上还没有法律规范

给孩子取名,可以任性到何种程度?对于古怪名字的出现,法律有无规制的必要?

A 公民取啥名法律现在管不着?

“我国婚姻法和民法通则对姓名权有明确规定针对公民姓氏的选取问题,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立法解释,明确了公民原则上应当随父姓或母姓、有三种情形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不过,关于公民‘名字’的选取目前还没有具体规范”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尹志强受访时说

在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杜江涌看来,公民的姓名体现着家族传承和父母期望,也体现着世俗生活的丰富多彩,取名更多属于私权,只要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交由公民个人决定,既节约司法成本,又体现和谐

不过,赵C案的出现,让不少人开始审视公民取名暴露出的问题

2008年1月,江西青年赵C为了扞卫其姓名权,将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分局告上法庭同年6月,一审法院判决赵C胜诉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区分局随後上诉二审争论的焦点是,“C”是不是居民身份证法规定可以使用的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最终经反复协调,当事双方达成和解,法院二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赵C将用规范汉字更改名字,公安部门免费为其办理更名手续

“一般而言,法律应当尊重公民选取姓名的自由,没有必要提出常见度甚至标准化的要求”不过,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熊丙万同时表示,我国目前在立法上关于姓名权的规定还不够系统

B 怪名影响他人也可能误己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院教授王太元向记者表示,正因“取名”缺乏系统规范,当下社会上出现了怪名迭出、大量重名等现象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院长赵万一教授受访时说,姓名不单是一个符号,也是公民作为民事主体参与社会活动的载体公民取名的无序化,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对传统的社会习惯、正常的人际交往产生影响

近代着名国学大师章太炎选择了汉语中几个生僻至极的字,作为三个女儿的名字,分别是“4个--”(Li)、“4个又”(Zhuo)、“4个工”(Zhan),希望为女儿找到“有本事念出那三个字”的人当女婿结果,许多有识之士因念不出来不敢上门提亲,女儿的婚事差点被耽误章太炎最後不得不公开解释女儿的名字,并取消了苛刻的嫁女标准

王太元认为︰“姓名的基本功能是为了他人好用

“赵C案最终和解并非是因他打不赢官司,而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公民取名要遵照国家公务机关公文档案管理的规则,我国所有的公文档案都用汉字做基本标识,因此‘赵C’在任何公务机关的档案中都登记不出来,在未来生活中还会遇到很多困难‘你可以打赢官司,但会输掉正常生活’——我们把道理给当事人说明白後,当事人同意和解”王太元说